猛拍受难者家属,无良记者製造了另一场灾难

猛拍受难者家属,无良记者製造了另一场灾难

学习使用工具,探究人与阅读的化学变化,努力成为智人。

中颱麦德姆侵台,强大风力在台湾造成多起路树、招牌吹落的意外,然而颱风才刚走,复兴航空自高雄飞往澎湖的222号班机,却坠毁于澎湖西溪村,造成47人死亡,10数人受伤的事件。

面对举国哀戚的场合,打开电视新闻却见摄影机特写高雄某一位担忧女儿在空难中罹难的母亲,哭喊跪地并且歇斯底里的画面,并且超过数十秒。许多观众看见这样的画面时,想必深深叹息,而那哭声持续了一阵子才终于有记者介入报导,但悽惨的号哭未曾停歇,几乎变成了新闻的背景音。直到该新闻片段结束,才听见棚内主播声调带着遗憾,继续报导空难事件的最新状况(谢天谢地,后来证实她的女儿是伤者之一)。没多久,又有记者来到遗族家门口,粗鲁地拿着麦克风探问问题,结语不忘流露关心,彷彿深深哀戚。

自恃专业媒体的新闻记者,放任镜头影像无情放送受害者家属的哀戚情绪,甚至把当事人绝对不愿被看见的痛苦丑态给传递到全台湾各个角落——这是「对」的吗?

新闻台是当今社会最为重要的资讯传播途径,除了传递新闻,同时也担负稳定全民情绪或甚至疏散救难的工作。如今,众多台湾媒体在面对震惊国家的重大事件时,非但不能在第一时间安定民心,冷静播报罹难/伤者的最新资讯,反倒透过镜头捕捉恐惧,不忘搭配激昂配乐,将煽情进行到底。

媒体决策者或许认定歇斯底里的哭号,是灾难新闻报导时所必备的元素之一,于是交代摄影师务必拍摄这些满载情绪性的镜头,让记者、导播好好运用、说故事。但这些情绪不仅令观众手足无措,甚至还透过密集重播,反覆伤害了原本就痛失挚爱,在无法想像的压力下承担忧虑的受难者家属,让他们成为所谓「观众有知的权利」的报导受害者之一。

如果媒体无法尊重死者与生者的隐私,那幺所谓的新闻不过是另一场灾难,不同的是,这一场灾难短时间内没有死人,却会让真相永远停留在矫情的层面,让悲剧成为众人宣洩情绪的另类嘉年华,不仅注销观众知的权利,同时也缓慢(但绝对地)截断一国民众成为公民的可能。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Yu-min Wang

上一篇: 下一篇: